【剧与真实】豆瓣9.5《与恶的距离》:善恶间的灰(一)

从《我不是药神》在两岸热映之后,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亦在华人社群中热播,证明记录真实社会、贴近社会脉络的影视作品在两岸三地不仅享有口碑,还能创造商业价值,并在社会掀起对议题的讨论。

因此多维新闻从政治、社会写实剧、纪录片等面向探究以现实社会为题材的作品,看台湾影视产业工作者如何将社会元素带入作品中,又如何将作品带出给社会。

多维记者专访《我们与恶的距离》的导演与制片, 探讨《我们与恶的距离》如何扣紧台湾社会脉络在两岸三地掀起观剧热潮。而《我们与恶的距离》的出现,除了引发两岸三地网友盛赞,给出豆瓣9.5分的高分的同时,也标示台湾电视剧不再只有小清新的偶像剧和长寿的乡土剧。

系列文章:豆瓣9.5《与恶的距离》:善恶间的灰(二)
系列文章:豆瓣9.5《与恶的距离》:善恶间的灰(三)
系列文章:《幻术》:台湾政治电影新尝试(上)
系列文章:《幻术》:台湾政治电影新尝试(下)

台湾从2014年的台北捷运随机杀人事件,4人身亡后,在三年内又陆续发生三起随机杀人事件,导致两名年幼女童身亡,引起社会震撼。《我们与恶的距离》从一场无差别杀人事件展开的(以下简称《我们》)在10集故事中,呈现不同立场的关系者视角,加害者家属与被害者家属的心理、探究人权律法的挣扎、精神病识,并反思媒体现象。发人深省,许多画面让观众能直接联想到现实事件而引起广泛讨论及回响。

《我们》每集都以一则新闻事件开始,沉重又真实的带观众看到每一个人的复杂面向。有别于一般看好戏的过瘾,《我们》的精采既吸睛又虐心,让人紧紧黏着却又偶有一丝不敢靠得太近的模棱两可。此外,演员塑造成功亦成为此剧成功的关键之一,其中由贾静雯饰演的宋乔安,在儿子于无差别杀人事件中遇害后郁郁寡欢,而她身为电视台主管的身分则让观众能透过她的角色反思台湾媒体乱象。而由陈妤饰演的李大芝身为加害者的妹妹,与其房东那罹患思觉失调症的弟弟应思聪有精彩对手戏,又或者正义凛然的律师王赦在个人理想与家庭之间的挣扎…..观众在剧中彷佛与演员一起成长。

豆瓣9.5《我们与恶的距离》导演林君阳和制片林昱伶接受多维访谈(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我们与恶的距离》成功关键

对于《我们》在收视率和口碑的成功,制作人跟导演当初都没有预料到。导演林君阳认为,现在讨论成功的因素都是后设。林君阳透露,在过程当中比较大的想象大概是毁誉参半,一半的人认同喜欢,也会有蛮大一部份的人觉得你在帮他们说话,本来是这样的期待。现在的局面可能比较多一些人看到其中善的部份,看到自己可以投射的,觉得人性有光辉的部份。这也是我们期待的事情,只是没想到有那么压倒性的人数,我自己觉得还蛮开心的。

此外,剧中大胆碰触敏感的废除死刑议题,在废死议题敏感的台湾社会,却未掀起骂声,反而引发理性的讨论。林君阳认为,同样一件事情观众可以用不同的角度去看,你一不小心被带风向了、被贴标签了,像我们常被贴标签说你们支持废死,但我没有啊。我自己本来就是比较包容一点点的人,在面对这些题目的时候我无法去做这些决定。

制作人林昱伶则认为《我们》成功的原因可能是的方向上对了,在制作戏剧的每一个环节包含剧本、架构、选角,导演,都做对了一些。但如导演所说原本以为会做一个被骂的电视剧,她也没有没有想过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但林昱伶也强调,希望不要把《我们》当成一部神作,因为他们也不想要这个标签,她谦虚地表示,在行销的过程中也没想过能操作成这样。

《我们与恶的距离》导演林君阳表示,当初没有预料到剧会如此叫好叫座(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细腻的角色刻划

《我们》在剧中备受称誉的还有细腻的角色刻划,编剧吕莳媛在写剧本前做了大量的田野调查,访问法律界人士、精神科医师、精神障碍者病友、媒体从业人员、社工等各领域近40人,最终历时7个月完成剧本。而剧中角色的成长和挣扎以及贴近社会真实事件中人物也让《我们》的话题可以持续延烧。

但也因为编剧努力把这些角色写得贴近真实,角色在剧中的挣扎摇摆也变的更难揣摩。林君阳透露,演员在进入这些角色的过程中变得很复杂, 他一下觉得自己是好人、一下觉得自己是坏人,而挣扎跟拉扯使他们在拍摄过程中有点走在边缘,制作人有时候就会打电话给我说:那个谁怪怪的?那个人好像没演好怎么办?’,但我认为现在后设回想起来,那就是他们在经历角色的过程。

制作人林昱伶坦言,她确实曾经因为剧中正义凛然的律师王赦(吴慷仁饰)和加害者妹妹李大芝(陈妤饰)两个角色打过电话给导演。她认为这两个角色让她很挣扎也很焦虑。对于表演上有点担心,譬如说陈妤被动的状态,有时候看起来真的像没有在表演,或者说没有知觉,比方说你光听旁边的人的台词,做为观众我可能都快要哭了,但她是没有反应、木然的样子,但就如导演所说,当整个结束后去回想,那就是他们的过程也是我们的过程。

而《我们》成功塑造话题性的还有对思觉失调患者应思聪(林哲熹饰)的刻划,引起广泛讨论。而编剧在田野调查的效果也展现在剧中对精神病患者及家属的精准刻划。吕莳媛受访时曾透露,希望让大家看见精神病患者的状态,无力跟对抗疾病的难,跟周边人所承受的压力。

林君阳提到,剧情里面有提到每100个人里面就会有一个人有精神方面的问题。这个比例是极高极高的,你认识的人肯定不只一百个,你生活周遭里面就是会有人有精神疾病的问题,不管是忧郁症、躁郁症,所以这也是我们的一部份嘛。君阳认为,如果对于我们不理解的事情,我们把它推开、认为那是不属于我的范畴,变成有人杀人,干我屁事?有人忧郁症,干我屁事?君阳认为这个态度才是最根本的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蔡苡柔 瞿澄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